未名医药(002581.CN)

未名医药再度跌停!超5700万股权被拍卖,年内暴涨370%的最牛疫苗股栽了

时间:20-06-08 18:14    来源:证券之星

有“最牛疫苗股”之称的未名医药(002581)或许再也牛不起来了。

在公司被深交所公开谴责、控股股东100%持股被冻结后,和西南证券耗时数月的的质押违约纠纷也以法院裁定准许拍卖、变卖被申请人北京北大未名集团持有的未名集团股票超5000万股而告终。

该消息对近期负面消息不断的未名医药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今日开盘后,未名医药(002581.SZ)再度跌停,股价较6月3日盘中最高价34.10元/股已跌超25%,市值缩水超50亿元。

未名集团8亿质押违约

以拍卖未名医药5720亿股权告终

去年8月以来,未名集团不仅深陷债务危机,还涉及质押违约。

今年2月29日,西南证券发布公告称,由于未名医药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违约,作为“西南证券鹏瑞3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的管理人,按照该资管计划委托人指令,西南证券已于2020年1月15日代表该资管计划对未名集团就未名医药的股票质押式回购违约向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申请对未名集团持有的未名医药股票变卖后的价款,优先偿付未名集团的本息及违约金等合计9.87亿元。

该诉讼于近日正式落下落下帷幕。6月7日,西南证券发布《关于公司(代资产管理计划)涉及诉讼的进展公告》显示,近日,公司(代资管计划)收到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裁定准许拍卖、变卖被申请人北京北大未名集团持有的未名集团股票5720.40万股(以6月5日股价28.24元/股计,约16.15亿)。

同时,西南证券就处分上述股票及孽息所得价款在债权本金7.87亿元、利息5680.39万元及逾期利息、违约金(逾期利息、违约金合并按照年利率24%的标准分段计算,其中以9.12亿元为基数,自2019年3月21日计算至2019年8月20日;以7.87亿元为基数,自2019年8月21日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之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

此外,申请费248.91万元(申请人已预交),由被申请人未名集团负担。

对于本次诉讼对西南证券偿债能力的影响,西南证券表示,公司作为该资管计划的管理人,仅严格遵照委托人指令处理相关事务,案件的最终诉讼结果由委托人实际承受。上述案件未对公司经营、财务状况及偿债能力造成影响,公司各项债券均按期足额付息兑付,未发生违约情况。

控股股东持股100%被冻结

已5000万卖出231万股

实际上,就在一周前,未名医药刚被法院拍卖231万股流通股。

5月28日,据京东网络司法拍卖平台信息显示,未名医药的控股股东北京北大未名生物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未名集团”)所持有的未名医药的2318572股无限售流通股已成功拍出,起拍价为3607.6万,保证金300万元,最终被自然人史晓雯拍得,成交价为5175.7万元。

若按照成交价计算,拍卖的股权平均每股22.3元,较未名医药5月28日25.29元/股的收盘价,打了8.8折。

与此同时,未名医药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的100%股份也被法院轮候冻结,约占该上市公司股份总数的30%。

2020年5月30日,未名医药在关于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股份被轮候冻结的公告中称,公司控股股东北京北大未名生物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未名集团”)及一致行动人深圳三道投资管理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深圳三道”)所持有的本公司股份被山东省淄博中级法院轮候冻结。

其中,未名集团持有股份 176,359,377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 26.73%;深圳三道持有本公司股份 20,152,800 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 3.05%,以上共计占公司股份总数29.78%的股权已被法院全部冻结,是其所持公司股份的 100%。

而早在2019年12月19日,未名集团所持有的全部未名医药股份已被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轮候冻结,轮候期限为36个月。

此外,在大股东股份被冻结的同时,未名医药的前五位股东也存在大比例质押现象。截至2020年一季度,公司第二大股东王和平持股4368万股,质押4344万股;公司第五大股东绍兴金晖越商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1343.64万股,质押1342.81万股。

以资抵债引来数封监管函

18亿元“不翼而飞”竟是统计出错

由于去年12月的以资抵债事件,未名医药今年已收到深交所多封问询函,公司董事长潘爱华、总经理丁学国,财务总监方言等人更是遭到公开谴责。

事情起因是,2017年12月,未名医药开始发生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的问题。截至2019年12月31日,未名医药则公告,实际被控股股东占用的资金发生额为人民币9.22亿元,已偿还4.15亿元,资金占用余额为5.07亿元,利息高达5435.67万元。

由于该笔拆借资金无法偿还,身陷流动性危机的未名集团提出以其资产对其占用的公司资金进行偿还。而未名集团的以资抵债,是以其所拥有的价值1.18亿的四个生物新药抵偿未名集团占用上市公司的资金及利息。同时,未名集团还以其所拥有的吉林未名100%的股权作为抵偿,两部分资产评估值合计为23.23亿元。该方案一经发布,立刻引来深交所问询。

随后2020年2月20日,虽然未名医药在回复中表明,控股股东未名集团用于抵债的4个生物新药资产和吉林未名100%股权的权属人已分别召开股东会,审议通过资产转让事项。但深交所因收到投资者投诉再度问询。投资者表示,这笔以资抵债中的相关资产未履行审议程序,资产权属存在争议,与未名医药此前自述的相关工作已完成的情况不符。

除了资产争议,深交所还指出未名医药此前表述的“未名集团拥有吉林未名100%的股权”也存疑。而工商信息显示,未名集团仅持有未名天人45.12%股权,未名天人持有吉林未名100%股权。因此深交所据此要求未名医药说明前述信息披露是否存在不真实、不准确、不完整的情形,是否存在误导性陈述。

但最令人怀疑的是,在2月20日的公告中,未名医药为了解释自身此笔交易不构成重大资产重组,对吉林未名之前提供的账面净资产数值进行核查并做修正。

1月18日,回复公告中显示,吉林未名账面净资产为18.13亿元;然而在2月20日,这一数据就被修正为1149.34万元。于是,未名医药修正数值当天,深交所立即就18亿元差值出现的原因再发关注函。对此,2月29日未名医药解释称,两次修正相差18亿元的原因是吉林未名会计资产分类出现疏漏。

未名医药称,此前吉林未名将其所种植的林下参按照公允价值入账,但林下参属于消耗性生物资产,按照公允价值入账不合适。所以,将其改为生物资产入账方式。基于此,比起公允价值就是参照市场价进行总价值估算,生物资产还要按规定每年做减值处理,如此一来,修正后的账面净资产就大幅减少。

业绩平平

股价四个月暴涨全靠疫苗热点

尽管今年以来未名医药已收到多封问询函,但股价却未受太大影响,一路火箭式上升。

去年年底,未名医药股价在2019年最后个交易日停在了6.58元,而仅仅半年时间,公司就一路上涨至最高点34.10元,区间最高涨幅近400%。虽然近两日股价有所下滑,但截至6月8日25.42元/股的价格,公司年初至今仍实现了251.1%的涨幅。

为何股价上涨如此猛烈,主要原因或是搭上新冠疫苗的“顺风车”。

事实上,自今年2月起,未名医药在互动平台多次表示“参股公司北京科兴正在开展新冠肺炎疫苗的研制工作”。

尤其5月10日,北京科兴控股董事长尹卫东表示科兴研制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正在进行一期二期临床试验,预计7月份试生产后,更是引得未名医药连续涨停,并被冠上“新冠疫苗龙头”称号。

然而,在科技部新冠疫苗临床实验项目的审批公告中,明确写有北京科兴是“合同研究组织”。同时,未名医药也于5月12日发布公告澄清,新冠疫苗研制单位科兴中维生物与公司无股权关系。

根据未名医药澄清的公告,尹卫东提及的“科兴”是科兴中维。尽管研发新冠疫苗的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确实与未名医药没有任何股权关系,但两者确有联系。

天眼查显示,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股东为科兴控股(香港)和未名生物医药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73.09%和26.91%,未名生物医药有限公司则是未名医药全资子公司。

仅从未名医药近年的业绩来看,公司的表现并不理想。

2018年,未名医药实现营收6.65亿元,同比下降达到42.8%;归母净利润亏损9578.91万元,同比下降124.66%。2019年,企业扭亏为盈,期内营业总收入6.11亿元,同比下降9.3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3775.45万元,同比增长139.87%。营收下滑,净利润却大幅增长,因此不难怀疑,未名医药的净利润增长不是营收带动,也主要依赖于科兴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