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医药(002581.CN)

暴涨370%的"新冠疫苗"概念股,危险了

时间:20-06-08 21:50    来源:全景网

"新冠疫苗"在资本市场吹起的最大泡沫,要破了?

被资金疯狂追捧的“新冠疫苗大牛股”―未名医药(002581)(002581),突然上演滑铁卢。

今日(6月8日)开盘后的短短5分钟,未名医药便被凶猛的卖盘封死跌停,而这已是其遭遇的第二个跌停板,短短3个交易日跌幅超22.7%,这在前5个月的疯狂大牛市中,从未出现。

据Wind数据显示,截止收盘,跌停板上仍有19.4万手卖单(约合4.9亿元)正在排队卖出,意味着,明日股价仍将面临较大的考验。

2020年飙涨370%的“新冠疫苗大牛股”突然崩盘的“导火索”来自于一则公告:

据公告显示,因控股股东未名集团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信息披露不准确等原因,未名医药及未名医药实控人兼董事长潘爱华、总经理丁学国、财务总监赖闻博等5位高管被深交所给予公开谴责处分。

同时,深交所查实了未名医药的存在3个违规问题,撕掉了这只大牛股的“皇帝新衣”。

未名医药,2020年的大牛股之一

即使连续3个交易日,遭遇暴跌,但未名医药仍是2020年炙手可热的大牛股之一。

截止6月8日收盘,2020年内未名医药的累计涨幅仍高达251.1%,剔除年内上市的新股后,未名医药高居A股涨幅榜的第3位。

若以6月3日盘中创下的最高价34.1元/股计算,未名医药于2020年内的最高涨幅达到371%。

据其财报资料显示,未名医药的主营业务为农药中间体、医药中间体、生物医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注射用鼠神经生长因子、重组人干扰素α2b注射剂、重组人干扰素α2b喷雾剂等。

但近3年以来,未名医药的业绩并不尽如人意。2018年更是出现巨额亏损,亏损幅度近1亿元,2020年一季度再度亏损490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截止发稿,未名医药仍未披露2019年年报,将延期至6月24日披露,原因系中喜会计师事务所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未名医药审计项目组”工作人员明显不足。

另外,未名医药的2017年、2018年的财报均被审计机构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仅从经营业绩、公司质地来看,未名医药似乎并不具备大牛股的潜质,那么为何在2020年突然备受资金的追捧,一度暴涨超370%呢?

新冠疫苗"龙头"股,竟是乌龙?

全景财经(ID:p5w2012)在全景・路演天下投资者关系互动平台上找到了答案:新冠肺炎疫苗。

2020年2月11日,未名医药首次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明确表示,参股公司北京科兴生物正在开展新冠肺炎疫苗的研制工作。

自此,未名医药正是被冠以“新冠疫苗概念股”的名号,备受市场资金追捧。

5月10日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下称“科兴控股”)董事长尹卫东对媒体表示,科兴研制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已经完成一期二期临床试验,预计7月份试生产。

消息一出,未名医药直接一字涨停,5个交易日斩获4个涨停,就此问鼎“新冠疫苗龙头”。

股价翻倍式暴涨后,最富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

5月12日晚间,未名医药突然发布公告称,据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官网显示,新冠疫苗的研发单位为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疫苗研发公司与公司无股权关系,请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全景财经(ID:p5w2012)通过企查查获悉,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主要经营范围为研究、开发生物疫苗技术等,由科兴控股(香港)有限公司绝对控股,持股比例100%。

而未名医药参股的企业是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由科兴控股(香港)、未名生物医药有限公司共同持股,持股比例分别为73.09%、26.91%。

意味着,未名医药与新冠疫苗研发的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没有任何实质性关系。

5月18日,未名医药再度公告表示,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公司与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无股权关系。

尽管未名医药屡次澄清,但市场资金、股民似乎坚定认为其具有疫苗概念,公司股价犹如脱缰的野马,迭创新高,最疯狂的时候,每天换手率均超过20%。

而,这或许是未名医药最后的疯狂。

深交所撕掉了“皇帝的新衣”

2020年6月4日晚间,深交所的一则公开谴责处分决定,撕掉了未名医药的“皇帝新衣”。

经深交所查明,未名医药及相关当事人存在以下违规行为:

1、控股股东未名集团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达9.22亿元,截至目前,资金占用余额为5.07亿元,利息为5436万元;

2、2019年12月31日的以资抵债事项构成关联交易,但公司未按规定提前履行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

3、信息披露不准确,前后2次将吉林未名(子公司)的净资产披露错误,将18.13亿元错误写成1149万元,相差18亿元。

基于以上违规行为,深交所对未名医药的实控人兼董事长潘爱华、总经理丁学国、财务总监赖闻博等5位高管被深交所给予公开谴责处分。

在公告中,未名医药及相关当事人向股东及投资者致歉,并信誓旦旦地表示,将努力提高规范运作水平及信息披露质量。

然而令人汗颜的是,就在这则致歉公告的结尾处,未名医药再一次闹了一个“乌龙”:将公告日期写成2029年6月4日。

有业内人士评论表示,未名医药的总市值一度超过200亿元,与公司治理、信息披露水平形成强烈反差,严重脱节。

就在这则公告披露的第2天,未名医药大幅低开超过5%,最终被封死跌停,顶级游资“赵老哥”的常用席位抛售3821万元,某一机构席位卖出2108万元。

今日开盘短短5分钟,便抛售资金封死跌停。据Wind数据显示,今日龙虎榜的前5大卖出席位合计抛售金额超1.5亿元,而砸盘主力仍然有“赵老哥”、机构的席位。

未名医药的大股东,疑似资金链断裂

其实,早在2019年末,未名医药的控股股东未名集团便已曝出疑似资金链断裂的消息。

2020年以来,因未名集团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以资抵债的问题,已连续收到6封关注函。据未名医药的公告显示,未名集团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原因是其所持有的1.76亿股被全部冻结,极度缺乏流动资金。

据未名医药的公告显示,在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分公司查询证实,未名集团及一致行动人深圳三道投资管理企业所持有的公司股份被法院轮候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 26.73%。

被冻结之后,未名集团的资金链更加紧张,其所持股份甚至遭到迫司法拍卖。5月28日,京东网络司法拍卖平台信息显示,未名集团所持有的2318572股未名医药被拍出,成交价为5175.7万元。

据未名集团官网介绍,其董事长、实控人是北京大学教授潘爱华博士,亦深陷困境。

据企查查的数据显示,2019年,因合同纠纷、债务诉讼等问题,潘爱华26次被列入限制高消费名单,2020年被限制高消费的频率更加密集,短短5个月已多达32次。

由此可见,无论是未名医药,亦或是其大股东,都麻烦缠身,在股价被爆炒之后,未名医药未来能否把“疫苗故事”继续讲下去?。